前兩天,去台北+金山,

星期六晚上去聽了朱宗慶的擊度震撼,真的很震撼,

震撼到我聽第一首曲子的時候就哭了(很激動很激動),

然後腦中想了很多很多以前在樂團的日子和事情,突然有種想回去的衝動,

但是,我的心態如果不調整,回去的結果還是一樣,所以暫緩吧!

 

然後星期天去金山的朱銘美術館,

一切的搞笑從此開始,

先是在網路上做功課不夠詳盡,然後記名字還記類似的,

搞得明明就是要在"金山區公所"下車,

硬是坐車到終點站的"金青中心"(金山青年活動中心)才下車,

然後就是只好穿越據說是捷徑的墓仔埔小路,從金包里老街回到金山區公所,

一切就是這樣發生的;

 

兩邊都是墓,中間的小路其實也沒很小,

而且來掃墓的人很多,可謂人聲鼎沸,我希望沒有人聽到我的笑話啊!(超糗)

就這樣跟錕寶走走走走走下山,

途經某個墓旁,有些墓啊,不是旁邊還會有土地公咩!

剛好經過的這個土地公是朝向小路上,所以剛好是面向我,

然後就做了一件超蠢的事,事情是這樣的:

 

我一看就說:耶,土地婆婆耶!

錕寶說:是土地公啦!

我又說:可是他寫"土后"啊!(重點是,我說的超大聲的)

錕寶完全就是昏倒說:那明明就是"后土",皇天后土的后土啦!

 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我知道你們在螢幕前面應該也笑翻了吧!

因為當錕寶跟我解釋之後,我也覺得自己真是蠢到不行,

希望來掃墓的人沒有聽到我亂講,不然他們應該會覺得這人很好笑吧!

 

這就是說,平常要多讀書(咦?)

先笑笑囉!

 

 

 

 

陸續的這幾天會先把『彰化,好天氣』系列寫完,

然後再接著寫這兩天去台北的小趣事囉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   小獅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