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,沒什麼特別的!


最近有個案子,因為是山坡地的關係,
前置作業很繁雜,要申請水土保持、農發後的關係還要申請排放許可,
這還只是目前我知道的,可能還有一些我不知道的文件需要申請,

總之,其實農舍是個很複雜的東西,
因為,要申請的文件很多,然後又有個農發條例當作分水嶺,
最近又聽說相關法規條件要修正,好像會變得更為嚴苛,
不再像現在可能申請人的身分門檻比較低!

總之,很多繁雜的部分,
以前,我們好像也沒有做很多農舍?
今年,一下子好幾件,然後都有不同的條件要去滿足,所以其實有點混亂;
不過,也是啦!多一種類型,就多增加一種經驗,然後以後當然就會更得心應手!

我要說的是,
這案子是個妹妹負責的,(今年來事務所的有五個工讀生/實習生),
然後今年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很多工讀生的關係,
所以建築師接的案子也很多,
因為已經誇張到,每個工讀生手上都有各自的案子,
而這些案子都不在我們負責的範圍之內,
也就是說這些案子是我們五個設計師之外的案子,你就知道有多誇張

然後,因為妹妹的這個農舍有很多前置作業要處理,
而這些前置作業長的話甚至要2~3個月的行政作業時間,(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摸久)
所以今天已經開始準備請他出圖和計算依些東西,
其實我在旁邊看的是很心驚膽戰啊!
雖然還不知道這案子最後是誰收尾(我收尾的機率很大),
但是這些東西我到現在連毛都沒摸過,然後又一個W在那兒插花說五四三,
實在是很難搞!

其實有W在是很好,畢竟很多地方有了個開頭,
但是講實在話,不管是現實層面的法規也好,或是某些使用性上,其實都還有待調整,
所以,有時候很擔心他介入太多的案子,因為到最後都很難收拾,

下午,我只好自發性的去關心一下妹妹,
這妹妹該怎麼說呢,我覺得她很有距離感,我常常都不知道要怎麼跟她說話,
不過這大概是我個人的問題,我總覺得他好像不是那種愛喇勒的人,所以也不知道該聊些什麼,

下午,我稍微跟他講了關於出圖比例這件事情,
其實我覺得我講得沒有很好,我好像舉例的不夠多,
我知道她可能聽沒有懂,但是她也問不出她的問題在哪裡,所以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辦,
我有點挫敗,要怎麼帶後輩呢?

但讓我不開心的是,
我那時在妹妹旁邊跟他講這些,W走過來就說:你乾脆從這裡接手回去好了!

我心裡狂OS:
怎麼可以這麼說 ,畢竟這案子走到這一步,完全都是妹妹在處理,
我甚至連圖都是今天第一次看到(前陣子忙著自己的案子實在沒有分心去關照)
而且要是我是妹妹,我一定不開心,我自己努力的這麼久,現在要拱手讓人?

當然我知道畫圖跟請照還是有段距離,畢竟圖面要整理要幹嘛的,
但我一直都是秉持著如果時間上允許,他們能自己親手走一次是最重要的!
我很希望他們有機會能這樣子,從最一開始的無中生有到最後領到建照,
那是一個很難得的機會,既然時間上允許,為什麼不讓他們試試?這不就是實習的目的嗎?

所以我仍堅持告訴妹妹出圖比例及一些小觀念,
我希望她能聽懂也能運用,不過還需要一點時間!但是我會繼續加油








前幾天,看了乾杯的菜單,媽啊,我好想去吃啊!
10,什麼時候我們來去吃吃?


全站熱搜

小獅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